略說佛陀的三十二大丈夫相和羌佛然何於相

略說法報化三身和羌佛然何於身

我身為比丘尼,本不該論之你等是非,我出家的目的,是為了徹底從於佛教,依止佛陀教法,得到成就而了生脫死。我為求正法,捨棄了我的世間一切,赴美求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經過重重考驗,我才正式成為南無羌佛的弟子。這些年,不用說,我見到了真正古佛在世的本質。出家人雖然遠離紅塵是非,但維護佛教正法、保護眾生慧命是修行人最基本的行持,所以該說的心裡話必須說,緣於必須以利益眾生為務。

陳寶生這一眾生,犯下了闡提重罪,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但為什麼還有少之又少的一小撮人跟著他呢?很多人都在說要趕快讓這些人醒悟回頭,我要說的是不太可能,因為這是本質上的問題。就類似於白骨精,就算把白骨精擒拿了,牠的小妖幫兇同樣還是妖孽的本質,不會改變的,這直接牽涉到善惡體性和利益的關係。

我是陳寶生考試時十七位百題閱卷師之一,陳寶生的佛教知識水準和素質,包括他的百題經律論試卷,我作為他的閱卷師,不得不說,他的經教基礎、三藏水準確實差得一塌糊塗,是一個佛教、佛學、佛法的外行。他的那批所謂陳寶生教派的弟子,也就是破壞佛法的那一小撮人,一開始就犯下了根本罪,欺師滅祖,毀滅諸佛之師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這已經是洗不清的闡提罪,而緊接著,毀法音、滅佛書、直接對抗釋迦牟尼佛經藏。

《金光明最勝王經》說:「……世間伎術五明之法。皆悉通達。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智慧波羅密。」《菩薩地》也說:「一內明,二因明,三醫方明,四聲明,五工巧明,當知即是菩薩慧之本性。」然而陳寶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根本不依釋迦牟尼佛鐵定在經書中的說法,自說一套,這就鐵證說明了他們已經是明擺著的對抗釋迦佛陀的邪教,且邪教的基礎築得一天比一天陰沉,一天比一天黑暗。最近尤為明朗化,直接公開反對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釋迦世尊在很多法義中清楚表明了佛陀具有法報化三身,法身等虛空,廣遍法界無邊;報身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種隨行莊嚴,六十四圓音等,身居報身佛土;化身無量,即無具體數量之意,應眾生之法緣而化顯,非為法身相,非為報身,正如《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釋迦牟尼佛讚歎觀世音菩薩(古佛正法明如來):「善男子!若有國土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現辟支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聲聞身得度者,即現聲聞身而為說法;……應以婆羅門身得度者,即現婆羅門身而為說法;應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得度者,即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而為說法;應以長者、居士、宰官、婆羅門婦女身得度者,即現婦女身而為說法;應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現童男、童女身而為說法,應以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現之而為說法;應以執金剛神得度者,即現執金剛神而為說法。」

佛陀的化身相與報身相完全是兩回事。《合部金光明經》卷一三身品曰:「一切如來有三種身。菩薩摩訶薩皆應當知。何者為三。一者化身。二者應身。三者法身。」該經又說:「如來相應如如如如智願力故。是身得現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是名應身。」應身又名報身。報身佛位居報身佛土世界,例如釋迦牟尼佛的報身居於華藏世界,此佛土世界中有諸多菩薩,他們是報身佛所教化的對象。《宗鏡錄》卷八十九載:「自性身、受用身、變化身稱為三佛身,此即法、報、化三身:1.自性身,諸佛如來具無邊際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實性,即此自性,又稱法身。2.受用身,又分二種:(a)自受用身,諸如來修習無量福慧,起無邊真實功德,恒自受用廣大法樂。(b)他受用身,諸如來由平等智示現微妙淨功德身,居純淨土,為住十地菩薩眾顯現大神通,轉正法輪。3.變化身,諸如來以不思議神力,變現無量,隨類化身,居淨穢土,為未登地諸菩薩眾及二乘等,稱其機宜,現通說法。」

看明白了嗎?報身三十二相,是佛陀的受用身,「居純淨土」,唯報身佛土方可呈顯,唯十地以上菩薩方可得見。凡夫世界所能見到的佛陀,只能是化身,化身才是「居凈穢土」。可是,陳寶生及其邪教弟子,明知經書中佛陀已經規明,卻非要把化身與報身(應身)混為一談,來矇騙不明法理的人,行其妖言惑眾、破壞佛法,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這樣的說法不僅自爆極度的愚癡無知,更是徹底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其實,不要認為牠們是藉此有意侮辱羌佛,他們的目的不全在此,他們的真實目的,是故意對抗佛教,誹謗南無釋迦牟尼佛,與佛經全相徑庭,背道而馳。

大家要明白,這個世界,是五濁惡世,是娑婆世界,不是報身佛土。報身佛土是唯一呈顯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的地方。釋迦牟尼佛在此娑婆世界,也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比如三十二相之金色身相,那是怎樣的金色身相呢?《大智度論》中說:「問曰:“何等金色?” 答曰:“若鐵在金邊則不現。今現在金比佛在時金則不現。佛在時金比閻浮那金則不現。閻浮那金比大海中轉輪聖王道中金沙則不現。金沙比金山則不現。金山比須彌山則不現。須彌山金比三十三諸天瓔珞金則不現。三十三諸天瓔珞金比焰摩天金則不現。焰摩天金比兜率陀天金則不現。兜率陀天金比化自在天金則不現。化自在天金比他化自在天金則不現。他化自在天金比菩薩身色則不現。如是色是名金色相。” 」這樣的上妙金色,世間詞彙根本無法形容,這哪裡是凡夫世界所能見到的呢?又哪裡是謗佛誹經的黑業之人有資格見到的呢?三藏十二部哪一部經論裡面有記載釋迦佛陀在此世界日常所顯的,是這種連他化自在天的金色都相形見絀的金色身呢?而事實是,釋迦牟尼佛住世時,日常所顯的是悉達多太子降生到這個世界一直慣有的相應人類眾生的色身相。

再比如三十二相之廣長舌相,於報身佛土,其舌伸向無窮際世界,應菩薩法緣而為說法。記住,報身之相是應於菩薩法緣而現,非汝等之流。如果釋迦牟尼佛於此娑婆世界便具廣長舌相,那就不必行走於印度各地攝化眾生,更不必有後來攝摩騰、築法蘭跋山涉水到中華大地傳法的辛勞,因為佛陀只需施展廣長舌相,不需移動身體即可說法度化各地眾生了。

凡夫眾生是見不到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的,為什麼?業力、因緣所致。《大智度論》中說:「佛外因緣具足,有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無量光明莊嚴其身,種種神力,種種音聲,隨意說法,斷一切疑。但眾生內因緣不具足,先不種見佛善根而不信敬,不精進持戒,鈍根深厚,著於世樂。以是故,無有利益,非為佛咎。佛化度眾生,神器利用,悉皆備足。譬如日出,有目則覩,盲者不見;設使有目而無日者,則無所覩,是故日無咎也。佛明亦如是。」意思就是佛陀具足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種隨行莊嚴,無量的光明和莊嚴,有種種神力、妙音,說法隨意自在,能斷一切疑惑,佛陀渡生的外因緣是具足的,但是,眾生的內因緣不具足,因不恭敬、不淨信佛法而沒有種下見佛的善根,不精進持戒,貪著世間享樂,而導致鈍根深厚,不能見到佛陀的種種莊嚴,不能得到種種佛法利益,這不是佛陀的問題。佛陀渡化眾生,具足一切聖量和法門,譬如太陽光,明眼人能見到,盲人則見不到,明眼人遇上雲層遮住太陽也見不到,這都不是太陽的問題,佛陀的光明也是同樣的道理。眾生見不到佛陀的三十二相,不是佛陀的問題,是眾生的業力和因緣所致。

但在佛經中,的確有記載普通眾生見到了佛陀的報身莊嚴,這就如同黃輝邦居士見到了佛陀報身相,如同趙玉勝居士見到了阿彌陀佛的報身相,如同隆慧法師所見到的佛陀報身境相,如同候欲善居士圓寂前到極樂世界所見阿彌陀佛圓滿聖相,如林劉慧秀居士所見佛陀報身相,那是特殊的因緣及致誠之三業成熟,和合緣起造成的福報。如果因這個別特殊的因緣而得出佛陀在五濁惡世即現報身三十二相的結論,就實在是毫無邏輯常識、愚笨無知到極點了。

在後人的佛學文論中,有的因為無知把報身三十二相與化身混淆,有的是出於贊佛功德而將佛陀化身美化為三十二相,但都不能代表佛經正理。釋迦佛陀在世就沒有顯現報身相,即便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展顯,也非無緣者所能得見。

佛陀的受用自在,不是凡夫意識所能揣度的,連神仙的受用,凡夫尚且只是偶有聽說,更何況與宇宙同體的佛陀的報身受用,凡夫斷斷沒有資格指手畫腳。比如佛陀之八大自在身,僅就一塵身滿大千界這一條,大千界包括了三界六道及三界六道之外的多少個世界?娑婆世界的凡夫如何得知?如何揣度?如何看得到?你身處一個凡夫小世界,如何能斷定佛陀有沒有在哪個世界渡什麼眾生?觀世音菩薩現人非人等相去渡眾生時,凡夫如何得知?南無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化身或許此刻正應人非人等說法,你如何有此慧眼、有此法緣、有此善根能知道?

佛法的道理何其深奧,憑你們黑業充滿的邪教害生頭腦,是學不懂佛經的。比如,佛陀的報身與化身,在眾生位,是二非一,在佛陀自受用位,是一非二。如《合部金光明經》所說:「化身亦應身,住有餘涅槃如來之身」,此乃佛陀全資大用的境界,報化一體無二,當下即是淨土的境界,也正是趙玉勝居士所見西方極樂世界與當下凡眼所見世界共存共在、互不相礙的境界,這樣的殊勝境界,若非特殊法緣,凡夫莫說親見,連想象都困難,又哪裡是你們幾個謗佛毀法、黑業纏身的闡提罪子能見到的呢?這樣的理和體,你們不能了知,因為你們沒有智慧,但無知不可恥,無知假裝有知,就非常可恥,不懂裝懂是人品中最下等的。比如你們荒唐地提出什麼五明跟佛陀八大自在身哪個厲害?以為這樣就能為陳寶生拿不出五明找到一條出路,以為這樣就能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實在是無知愚癡得無以言狀。五明與佛陀八大自在與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等等,都是佛陀本自具有的,都是構成佛陀覺量的部分。然而,佛陀的八大自在受用、三十二相報身莊嚴等,對於凡夫而言,是無從得見而了知的,如經所述,三十二相須十地以上菩薩才能得見。也正因為如此,佛經中釋迦佛陀才一再強調五明之重要,因為五明是菩薩慧的本性,又只有五明智慧的顯現是凡夫眾生所能了、能知、能見、能唯一掌握的鑒別聖凡的最強利器。這也就是為什麼藏傳佛教中,五明是最為重要的修習內容之一。這也就是為什麼我這個慚愧比丘尼和其他眾多修行人,發正信心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原因,因為我們遵奉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依五明成就鑒別聖凡,我們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登峰造極的五明成就中,看到了真正的佛陀覺量,祂的無可非議的圓滿五明就是我們按照世尊說經擇決依止以達了生脫死的標桿。

陳寶生及其邪教派弟子們,斷章取義亂用經書,不僅不能代表你們是佛教徒,反而自爆外道愚癡之相,更是造罪侮辱佛經。你們若想真正學得佛經中的正理,須如《原則的奉告》中所述,先正心誠意,發大懺悔心,發純淨心,遠離闡提惡業,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方可筑下求得正解之基。當然,你們如果想從經書中找出為陳寶生的罪孽解套的依據,是不可能的,因為佛經不可能站在闡提罪人的一邊。你們要想從經書中找出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依據,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十方諸佛一體無二,理體相融,都是同一個真諦,行持上都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利益渡化眾生。

               

慚愧比丘尼:釋證達阿旺德吉

2017年7月10日